北原有雪

阴阳师 吹爆阿爸 切切, 少主,连连,荒大人快来找我呀… 不知火小姐姐求抱 柯南 也许嗑迪恩?
家教好看…吹爆小白,还有尊哥和狗哥……
喜欢的有点多,肿么破…

[亚梅/AM]留在我身边

人物属于BBC,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这里是一个并未刷完五部,直接看了大结局被虐的自割腿肉的透明……

中间会有剧崩,别在意 

  “这是传说中的Excalibur,是千年之前凯尔特英雄亚瑟王所佩之剑,是在格拉斯顿堡发现的……”

  这是在大英博物馆展厅内,解说员一口流利的伦敦花腔介绍着掌柜里的物什。

  剑柄呈淡淡的黄色,那是黄金在时光中旅行留下的痕迹,剑身不正常的惨白,若只看剑身,丝毫不像千年之前的东西。

  “因为没有剑鞘,所以在千年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侵蚀,所以就成了这个样子。”解说员仿佛看出了什么,笑着解释。

  “那剑鞘呢?”有人问到。

  “早已经没有了,不然亚瑟王又怎么失败呢?”

  “是啊,传说剑鞘是亚瑟王的护身符呢!不过这亚瑟王也太不小心了,那可是极其重要的东西啊。”

  “不。我认为应该是送给什么他想保护的人了,”解说员打断的人的话,“毕竟他可是统一了英格兰的伟大英雄。”

  “哦——”人群发出一阵谓叹,却很快又被解说员描述的圆桌故事引去了注意,谁也没有留意从人群中退出一黑色风衣男子。

  男子抬手压低了帽檐,目光闪烁,却是紧了紧手中的长形包裹,匆匆离开。

  格拉斯顿堡。

  从大英博物馆匆匆退出的男子,已经坐在了几百公里外的阿瓦罗湖畔。

  看着不远处,静静泛着水波的阿瓦隆湖,目光悠远。

  他印象中的卡梅洛特,过了千岁,仍是岁月静好的样子。可是如今,它叫格拉斯顿堡,卡梅洛特的名字随那个人一样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不远处斯图亚特王朝时所建筑的旧城,在当初还是他用了魔法建造出来的小木屋,高文从那里来到湖边的时候,摔了一跤,那人的笑回荡在这湖面上,透过了两岸的树林传出了好远。

  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被那人护在身后,而前面的是莫德雷德的长剑。

  那人耀眼如太阳的金发染上了血迹,蹭在他怀里。

  注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抱紧我。”

  “谢谢你。”

  他紧紧手,那人并未给他说再见。

  “你并不打算说再见。”

  “嗯,不说。”

  那人闭上眼,似乎睡了过去。

  “留在我身边。”

  你没有做到,可是失信了,作为圆桌骑士的首领,我们的王——亚瑟。

  男子抚摸着怀中的长形包裹。

  “For when nlbion's Need is greatest Arthur will raise again.”那是在那人闭上眼睛之后,巨龙说的。

  所以他一直都留在阿瓦隆。

  The once and future king,Arthur.

  恍惚间,包裹在手中滑落,男子惊醒伸手去捞,结果倒把自己甩出去了。

  “啊——”

  他是要掉进阿瓦隆了吗?那样就等不到你了呀,亚瑟。

  男子闭眼,任由自己倒向湖面。

  可似乎并没有落水的窒息感。

  睁眼,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一男子抓着,如太阳般耀眼的金发以及那双湖水般碧蓝的眸。

  千年前那位王的面孔在男人眼中清晰起来。

  “亚瑟……”

  “啊?”抓住他的男子一用力,把他捞回岸上。碧蓝的眸中有着几丝诧异,“阁下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不是那位王啊。

  垂下眼,遮住里面的复杂,穿着风衣的男子伸手接过包裹,“非常感谢。”转身便要离开。

  “喂!我好歹也救了你吧。”金发男人望着他,脸上是隔了千年他也不会忘了的——那熟悉的神情。

  真是……没有办法啊,用那位的才有的表情。

  “作为谢礼,要听故事吗?”干脆又坐了回去,问坐在身边的金发男人。

  “哦?”

  “会很老套,亚瑟王的故事。”

  “嘿,这不是阿瓦隆吗?倒也应景。”男人微笑,“讲吧,讲讲那位英雄的故事。”

  “……传说,在卡梅洛特……”

  低沉的嗓音再现了千年前的种种厮杀,以及欢笑,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了下来,然后看向身边的金发男人,目光复杂,“我是梅林。”

  我是梅林,而不是我叫梅林。

  没错, 他就是那位亚瑟王的重要的人——梅林。

  “哈,那很好,我叫亚瑟·潘德拉贡,我们简直就像亚瑟王还有法师梅林呢,那么该去哪里找我们的圆桌骑士呢?”金发男人开着玩笑。

  梅林目光闪了闪,再次起身,怀中的包裹随着他的动作而被抖开,露出里面的剑柄,那是Excalibur的。

  “梅林,你这个人……嘶——”旁边亚瑟也随之站起身来,却不小心瞥见了半露出包裹的物什,当下便捂着脑袋,神色痛苦的倒向地面。

  “亚瑟!”

  急急唤了一声,梅林扶住旁边的男人,神色里满是焦急和担忧。

  “你怎么了?”让男人坐靠在自己肩膀,梅林抬了抬手,又放下了。

  毕竟不是千年之前,还是去医院吧,魔法什么的,就不必招来太大麻烦了。

  “好点了吗?要去医院吗?”休息了一会儿,梅林问着旁边人。

  靠在自己肩膀上,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动了动。

  “梅林。”

  对上那双碧蓝的眸,那双流淌着刚才清澈的翡翠绿宝石,在此刻还有着森罗万象。

  “什么……”心,急切的跳动着,似乎为了印证心中的那个想法。

  “呵,”金发男人轻笑,“有着天赋异禀的法师梅林,何用去医院?”

  “亚,亚瑟……”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伸出手想要去碰碰身边的男人,却被人一把捞进怀里。

  “梅林,”他听见男人轻叹了一声,“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这位刚刚恢复了千年前记忆的王,紧紧拥住自己最重要的人,“傻瓜,我不回来你是不是会一直等在这里。”

  “我相信你会回来的。”

  “所以我不打算说再见。”

  那耀眼的金发,抵上怀中人的额头,“就像你说的那样,生来就是辅助我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也要回来。”

  “留在我身边。”

  “好。”那是千年之前就答应过你的了。

  搂紧怀中人的腰,印上了那甜美的唇,辗转流连,汲取着最重要的人口中的蜜液。

  “唔……啊……亚,亚瑟……”

  “乖,”注视着因为自己而面若桃花,虚软在自己怀里喘着粗气的最重要的人,“梅林,我爱你。”

  猛烈的吻再次攻略城池,一如千年之前的那般骑士的无畏与勇烈。

  “那不是终点,亚瑟会再次崛起。”

                             ——EMD——

————————————————————

第1次写欧美,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啥。

第5季看梅林自己走在马路上,哭死……

于是自行甜回来了。

 

[白黑晴]黑晴明走过最长的路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私设白晴原著性格(大概?)就是喝醉酒之后不小心觉醒了天狐血脉就变成了白切黑???

                   一

  新年祭的这天,大家都喝了不少酒。

  白藏主就看着喝醉了的晴明拿着桧扇翩翩起舞,黑晴明坐在石梯上抱怨着什么,旁边还有只大天狗……

  “博雅大人?”

  ……追着神乐满院子跑的人是谁???

  算了,它还是找看起来比较正常的八百比丘尼吧。

  八百:我要征服世界!!!

  白藏主:……

  一言不合就征服世界,你不是我认识的八百比丘尼大人!!!我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谢谢。

  “明明都叫晴明,凭什么他是主角,我就是反派啊?反派不仅要给你们送怪升级,还要给源氏背锅,老子都成背锅侠了知道不,啊!”黑晴明的声音破空而来。

  你哪能和晴明大人比?同样喝醉酒,晴明大人只是文雅得跳舞,你在干什么?耍酒疯?

  白藏主翻了个白眼,啊,忽然有同类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抬头看向庭院,正巧不巧地看到那边跳舞的晴明露出了一个不太端庄的笑。

  !!!

  感觉要出事!!!

  下一秒,“砰!”

  正在跳舞的晴明就倒了下去。

                     二

  “……”

  “大人,您不用担心,白晴明大人一定没事的。”大天狗一脸无奈地看着满目焦急地直在他面前晃悠的黑晴明,满脸黑线。

  只是喝醉了而已吧。

  “谁担心他了?”黑晴明眼一瞪,目光飘忽。

  “……”是是是,那个在白晴明倒下去酒瞬间就醒了一脸着急地扶着他回屋并大声叫人来看的人绝对不是您。

  “唔……咳咳”床上的人动了动。

  然后大天狗就看着自家主子蹭地没影了。

  人呢?

  哦,在床边呢。

  “你……感觉如何?要不要喝水?你说你没事喝那么多酒干嘛,喝不了那么多就直说啊,真是的,头痛不痛?要不要吃东西?”一连串的发问,让刚醒过来的晴明愣了愣,随即就勾起一抹笑,

  “阿黑是在担心在下?”

  “才,才不是!”

  “噗!”大天狗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主子你可不可以走点心?人刚一醒就抓住人家一连串的担心问候,还不承认?好歹也控制一下你红红的耳垂啊。

  “哦—那是在下想多了,”晴明比垂下眸,“也是,阿黑怎么可能关心在下啊—”完了还配上一脸失落。

  好像……哪里不对?

  盯着晴明的大天狗思索着,但一旁的黑晴明却因为晴明的一番话弄的愧疚心疼不已。

  “没,没有,其实……好吧,就是关心你了。”

  “那……阿黑可不可以抱抱阿白?”更加小心翼翼的声线,然后还伸出了双手,一副“你可不可以抱我一下就算不抱也没关系但是我会很伤心”的样子。

  “……”黑晴明哪受得了晴明这副模样,当下就钻进了床上人的怀里。

  “阿黑真好。”晴明蹭了蹭黑晴明的脑袋,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绯色的眼尾带上几分计谋得逞的餍足。

  WOC!!!黑晴明大人,晴明大人明摆着套路你的,你怎么就乖乖往坑里跳,啊???

  气的喷火的大天狗迎上晴明的视线,对方眼里的恶劣笑意让他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晴明大人好像一只腹黑的狐狸哦——可是晴明不是至纯至善的那一面吗?怎么感觉比黑晴明大人还危险?

  “咳,那什么,白藏主还在外面,我先出去了哈。”一个闪身,大天狗奔向门外找同样(被)生(晴)无(明)可(威)恋(胁)的白藏主去了,还不忘贴心地关上门。

  而抱得美人的晴明,晃了晃手里的桧扇,

  哦呀,在阿黑没察觉的情况下,觉醒了妖怪血统的他是不是可以多装些可怜为自己谋些福利?

  啧,阿黑呀,你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黑晴明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晴明的套路#鉴定完毕。

————————————————

  白晴明终于攻了一回,白切黑美人攻×傲娇炸毛受什么的最有爱了[灵光一闪][微笑][微笑]
  开学前来一发,后天就开学,作业还没写完(小声bb),我爽了。

[荒晴]星河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七夕尾巴

不知道在写些啥 求不打

  晴明喜欢荒。

  对,就是那个平安京第一男模,神之子——荒总。

  至于告白?

  呵呵,一向不知怂为何物的大阴阳师人生第一次怂了。

  对方是神之子,而他是个半妖。

  告白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还好他家庭院里没荒,不用受“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折磨。


  呵呵。

  打脸来的太快。


  某阴阳师一脸懵逼,看着蓝色契约阵里的神之子。

  单抽出奇迹。

  他能不能拒绝这个奇迹?

  神之子:(挑眉)嗯?

  晴明:……

  那啥,荒大人您先坐,他一定把黑蛋和御魂还有觉醒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QAQ这真的是甜蜜的折磨啊!

  虽然他也很想扑倒着平安京第一男模,他也得敢啊摔!

  嘤嘤嘤他还是去打材料吧——

  晴明:泪流满面.jpg



  白狐公子,倒是有趣?

  神之子·平安京第一男模·荒总看着落跑的阴阳师轻笑一声。




  然后荒总来庭院不足两天就站到了人生巅峰,哦不,是神生巅峰。

  妖狐:混蛋荒啊啊小生才是最早进庭院的男性式神啊啊啊啊小生的黑蛋还没喂饱,你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晴明大人你偏心啊啊啊啊!

  茨木:呵呵,吾还是第一个进庭院的ssr,吾的黑蛋还没着落,你个sr瞎bb啥?

  荒:高贵冷艳.jpg




  荒不高兴了。

  因为某阴阳师想不怎么亲近他。

  他经常见那人陪着山兔和蝴蝶精在院子里那棵八重樱下玩耍,宽大的狩衣上总有几点粉色。

  人面桃花相映红???

  然而在他这里,彬彬有礼。

  也常见那人和酒吞茨木拼酒,总是不过三盏,眼角的红就染上了整张脸。

  让人想……

  吃掉???

  然而在他这里,还是彬彬有礼……

  荒像他的名字一样,是真的有点慌了。

  于是我们的神之子就跑去隔壁,找那里的巫女小姐姐。

  ……

  他,堂堂神之子,平安京第一男模,荒,喜欢上了那个狐狸???

  呵呵。



  然后荒就被问道,脸疼不?



  ……

  今天七夕。

  大唐的节日。

  也是有情人相会的日子。

  庭院中有对象的都和对象约会去看花灯了。没对象的,也缠着自己的好友或者是别的什么人,出去溜达了。

  庭院里只有晴明一个人。

  对了,还有我们的神之子。

  其实我们的神之子本来也是打算出去的,但是看到那抹蓝色身影被一堆人缠着,有点心慌。

  不会真的喜欢上了那只小狐狸吧??!!?

  然后不信邪的荒总自己补了一卦。

  喜欢?!?!

  叮——恭喜收获内心慌的一批表面稳如狗的荒总×1

  ???不行,再来一卦!

  叮——恭喜收获内心慌的一批表面稳如狗的荒总×2

  再来!

  叮——恭喜收获内心慌的一批表面稳如狗的荒总×3

  ……

  叮——恭喜收获内心慌的一批表面稳如狗的荒总×10086

  完犊子,他真的喜欢上那只狐狸了。

  好像听说狐狸也喜欢他。

  嗯,不错。

  趁着时机刚好,准备告白。

  于是荒就留下了。





  “晴明?”

  “啊,是荒大人啊。”阴阳师微微作揖,似乎有些疑惑,“今天七夕,荒大人怎么不出去玩?”

  “你呢?”把问题踢了回去。

  “啊?不是不是,今天七夕,我又没喜欢的人陪。”他喜欢的是你啊,荒。

  “没有?”难道不喜欢他?

  “……没有。”是你啊……算了,那跟没有一样。

  阴阳师愁眉,湛蓝色瞳孔里满含苦涩。

  荒一怔,“别难过……”

  手抚上阴阳师的眉头。

  “大人?”晴明低头,耳夹红了。真是,不喜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会……他会……以为

  你喜欢他啊。

  “我心悦你,所以,一起去看花灯吧!”

  唉???

  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阴阳师瞪大眼,看着面前的神之子。

  “你呢?”

  “……我也是。”

  “……”没给阴阳师机会,荒在听到阴阳师的回话后就牵起他的手,向外走去……

  “唉唉唉???”晴明:十脸懵逼

   荒是给他告白了是吧是吧?!?!?



  ……

  等某阴阳师想明白,俩人的事也说明白之后,灯火早结束了。

  “那……不如看星星?”一阵尴尬,晴明提议。

  荒指了指天。

  晴明:……

  星个屁,啥都没有……今天是阴天……

  哎呀,真是遗憾……





  忽然,有光自远处传来,一道美丽的星河随之缠绕而来,熠熠闪光,它围着晴明发了个转,染尽了一方天地的光辉。

  “是星河!!!”晴明抬头,发现神之子目光灼灼,“是你?”

  神之子笑笑,“为你,尽星辰之力,付万千星河。”

 

 

 

[晴蛇/蛇晴无差]为伴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私设颇多  短短短

  故事发生在大蛇即将破封又没有破封成的时候。

  总而言之,大蛇未破封,平安京也相安无事,源赖光也还是那个“光明磊落”的源氏家主。要说唯一不同的,那就是土御门大道上再也没有安倍宅了。

  据说是这平安京第一大阴阳师勾结大妖,企图摧毁平安京,然后被源氏家主发现,革职,抄家,放逐。至于他的那些式神,也在“安倍晴明吸食式神,已经残害不少式神”的流言中离他而去。

  一句话,就是解决了平安京危机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被源氏家主陷害到身败名裂。

  而事件的主角安倍……不,这时候的他已经不是贵族,这姓氏也不能再拥有了,且称其为晴明比较好,坐在大蛇封印之地,悠闲地喝着酒,不过,神情却有些落寞。

  哈,这事放谁身上谁都会这样吧?

  不过这样也不错,虽然名声有些难以言尽,但觉醒了母亲的血脉好像也不亏。

  斟酒,银白的月光流在深蓝色羽织上,雪色长发在银色中微微泛冷光,同样雪白的狐耳动了动。

  “啧,你为人类付出了那么多,可如今不还是被流言所害?堂堂大阴阳师落得如此下场。”华丽的嗓音自大蛇封印响起。

  听此言,晴明从腰间取出桧扇,修长的手指细细摩挲着上面的桔梗印:“人类,就是如此,可是,在下的式神……”想起小白琉璃色的眸子满是对自己的失望和憎恨,不由皱眉,垂下自天狐血脉觉醒就开始泛起紫气的眸子,雪色的睫毛掩住其中的复杂与伤痛。

  ……一时间谁都并未言语。

  “……那也没办法。”终是大蛇打破了沉寂,昔日华丽的嗓音低低安慰。

  “嗯。”听到大蛇如此说道,虽然有些意外不羁的邪神的安慰,晴明还是点了点头。

  修长的手指捏起酒杯,仰头倾樽,清冽的酒水顺着颀长白皙的脖颈划下,消失在难得随意的衣着里。“算了,不谈这些了。八岐,在下以后可要和你相依为命了。”

  “得白狐公子青睐,乃是吾的荣幸。”

  闻言,浮动着紫气的眸子望向在自己帮助下成功凝聚起元神临世的大蛇,身子却秀颀如修竹般向着月光,晴明微笑。

  “那就请多多指教了。”

  月光下,有白狐闪过,一抹紫色自大蛇封印之处飘出,追逐着雪色的狐狸,去向丛林深处……

[一目晴]捡只龙?不不不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前半部分诙谐? 后半部的………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



  平安京第一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捡了只小粉龙。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捡了一只小粉龙。

  好吧,其实是捡了只男盆友???

  据说是这么回事。

  刚从自家舅舅那出来的晴明很不幸的迷路了,然后他又很不幸的没带任何式神。

  连腰间常挂的符咒也在与自家舅舅的切磋中用了个干净。

  哦豁,药丸。

  晴明眨眼,他有可能回不去了,要不,等着小白发现自己迷路来找?

  办法不错。

  可是你也要看看你在哪里啊摔,这TM深山老林你是如何走过来的?

  于是,晴明硬生生的从下午等到深夜。

  夜里的山林格外寂静,随着脚步声回荡在耳边的是情鸟惊飞的扑腾……

  晴明:……

  忽然有点害怕是怎么回事?咳,不会有……那什么吧?

  越想越害怕的某位大阴阳师由原来的大步向前逐渐走成了小碎步?

  脚面忽然一软,紧接着一声小小的呜咽。

  !!!

  啊啊啊!有鬼啊!!!

  咳,晴明大人您是不是忘了自个儿是个阴阳师?

  “呜?”许是被某位被吓到原地升天的阴阳师吓了一跳,“软团子”转身,一双卡姿兰大眼睛眨呀眨呀。

  woc!!!

  晴明摆手,别搭理他,他需要死一死!!!

  这只小粉龙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啊啊啊啊,为什么他家的雷帝从小就是冷冰冰的?要是这只小粉龙是他家的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抱着它rua了!!!

  ……话说,小粉龙在这里出现的话,应该是没人要的吧?那他就揣回家了啊哈哈哈……

  某位大阴阳师环顾了四周,决定没人后,一把把地上的粉团子抓起来,往怀里一揣,直冲冲的往前窜,完全忘了自己迷路这件事。

  ……

  你就不怕回不去?

  然而,某位阴阳师好像不是揣了只小粉龙,像是揣了个导航,七拐八拐的还真回到了庭院。

  啊啊啊,好软,好萌,我可以!!!

  晴明把头埋在小粉龙身上,邪恶的爪子不住地往龙头上rua,偏偏小粉龙还一脸享受。

  ……对不起,打扰了。

  妖狐抽了抽嘴角,关上了门,一脸“没眼瞅”的表情。


  然后,某位阴阳师又过上了每天一rua龙头的日子?

呵呵,不存在的。

  因为他遇到了小粉龙的主人——风神,准确来说是曾经的。

  大阴阳师站在废弃的神社门前,对面是缠着一只眼睛的风神。

  “啊,原来它在您这里啊。”曾经的风神看着晴明怀里的小粉龙。

“您认识?”晴明在怀里扒拉扒拉,那里有一只shuo在自己胸口的粉团子。

  “是啊,”曾经的风神笑的很温柔,眸中却失去了光,“在我还是风神的时候,他就每天陪在我身边,可自从堕了妖后,他就渐渐虚弱,本以为它会消失不见,现在看来,它再您身边过的很好。”

“……”阴阳师沉默了一会,随即拎出小粉龙:“风神大人,还给您。”

  呜呜呜,这只龙真的很好rua可是……唉——

  偷瞄了一眼风神,晴明递出小粉龙。

  “嗯?”曾经的风神有些诧异,看了看一脸“啊真的好想要但是不行所以还是还给您吧”的晴明,不由轻笑:“没事的呦。”

  “啊?”

  “既然大人喜欢,不如留下吧,毕竟,如今的我,也没有能力……”

  原来可以守护一个村子的他,如今连风龙都护不好啊——

  这样想着,风神不由露出了苦涩的笑。

  啊可以吗?太好了,风神大人真的好温柔啊~不过……

  没等晴明开心几秒,就看到了风神一脸低落,脱口而出:“其实,大人的话,可以来庭院啊……”

  “我?”猝不及防听到这样的话,风神一时间有些愣然。

  “啊不是,我的意思是风神大人如今需要休养,庭院那边可能会好一点……不是嫌弃神社不好……就是这样可以方便照顾……风神大人也可以把它当做自己的家……小粉龙也可以在大人身边,我也可以时常看到大人………啊不对,就是……”

  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晴明急忙解释,可似乎越解释越混乱的样子?

  “噗”似乎被陷入自我混乱的阴阳师逗笑了,风神原本满是失落的眸子染上暖色,满满印着晴明的影子。

  家啊,听起来不错,而且,晴明……很可爱呢!能每天见到晴明,似乎很好呀!

  其实你是因为后一句才答应的啊喂!

  “好。”

  “怎么说才好……唉?”

  “那么,带我回家吧。”风神扬起一抹笑,如冬日暖阳,照在了晴明心上。

  “是。”晴明点头。

  他笑的真好看,他呀,好喜欢风神大人!

  “走吧。”风神大人牵起晴明:“我叫一目连,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

  “是!”被撩的不知东南西北的晴明胡乱点头,然后在下一秒福至心灵:“连,我好开心你可以来,真的好喜欢你呦!”

  晴明你的情商难得上线……

  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弄的一愣,回味着晴明亲昵的称呼,风神紧了紧握着阴阳师的手。

  从今往后,倾尽全力,他也要好好守护你。


 


[狗晴/花吐]短篇(下)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三

  他叫大天狗。

  他记得最先用这个名字唤他的是个少年。

  那是他还是少羽时代,那个少年也不大,约莫十一二岁,一袭白色狩衣,在森林里捡到受到其他天狗欺负的他。

  他记得那少年清秀的脸上挂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然后他受少年很长一段时间的照顾。

“你吹笛子很好听呀!”

  那是他第一次吹笛给少年听,少年湛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欣赏与赞叹。

  再后来,他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过少年。

  听山脚下的牧人说,少年跟着一个叫贺茂的阴阳师进了京城。

  为了找到少年,他不断的努力着,努力着。

  过了好久好久,久到他从少羽长成了大天狗,久到他成了爱宕山之主。

  一路上,他也得知了少年有个很好听的名字“晴明”,也得知了,少年如今是名满京都的大阴阳师。

  他兴奋的飞到京都,却在土御门大道上徘徊。

  因为他不确定少年还记不记得他。

  但他也没有离开,而是每日每日的,在土御门大道上,看着那人的一朝一夕。

  后来的后来,那人便出事了。

  等到他再见到少年时,似乎什么都变了。

  他见到的是那个人的另一面。

  阴之晴明

  阴之晴明告诉他,晴明被蒙骗,分离了阴阳,而且阳之晴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那你呢?”他问

“记忆倒是还在,可惜孤身一人。”阴之晴明说,“不过那家伙身边估计有不少人关心吧。”

“……”他斟酌了一下。

  二者都是晴明,如果没有人陪会很寂寞吧。既然阳之晴明有人陪的话,他就留下来陪阴之晴明吧。

“如果要阴阳合一的话,我帮你吧。”

“哦?”那人的另一面垂眸,“不追求你的大义了?”

  他默然。

  大义怎么能比得上你重要?

  ……

  兜兜转转,白马也追不过的时间,就这么悄悄逝去。

  阴阳合一的那人终于回来了,可代价是忘掉了15岁之前的所有记忆。

  那人,还是不记得他了。

  不过没关系,他会永远跟着那人。

  直到那一天,像往常一样站在树上注视那人的他,听到了玉藻前的话。

  花吐症,他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无非是一些暗恋罢了。

  那人也有了喜欢的人呀,可是,自己的心意呢?

  虽然告诫过自己要和那人保持距离,可在那人弓下身子咳嗽那一刻,心还是不住作痛。

  ……

    

                           四

  晴明是在榻上醒来的。

  然后他就听到大天狗的声音,似乎是在询问花吐症的治疗方法。

“别问了。”动了动嘴,发现口干的厉害。刚想起身,有力的手臂便扶起了自己,紧接着一杯水递到了跟前。

  抬头便是炫目的金发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那双碧色的眸子里……是担心?

  “少羽……”

  被眼前的光景弄得晃了神,晴明无意识的吐出了一个名字,却感觉到了撑着自己的臂膀僵了一下。

  皱了皱眉,看向青年。

  入目的是青年满目的欣喜。

  大天狗在欣喜什么?是因为少羽吗?少羽……是谁的名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大……咳咳咳…”觉得青年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刚想开口询问,却又猛烈咳嗽起来,蓝色的花,自口中涌出,顺着阳光飘过眼前人的金发飞向了远方。

  仿佛被唤醒了一般,大天狗紧了紧手,把人拥进自己怀里,眸中是花不开的担忧。

  晴明缓了缓,感觉有些飘忽。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环顾四周,好像只有大天狗。

  “只有你在?”

  金发青年点头。

  “好。”晴明点头,直视青年的眸,有些不负责任的想着。

  虽然说了可能会被讨厌,不过讨厌什么的,反正自己也看不到了,但要是不说的话,估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大天狗,听好,你是我的良药。”

  大天狗当场傻在了原地,良药?那不就意味着晴明喜欢的人是自己?

  晴明看着青年,有些不解。

  这孩子不仅没有面露厌恶离去,反而愣在了原地。

  晴明眨眼。

  他可能吓着大天狗了。

  然后不露声色的想退出青年的怀抱。

  可是马上又被很大的力道裹了回去。

  哦呀,看来要被人厌恶了呀。

  然而下一秒,他就不这样想了。

  因为他感到自己唇上碰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瞳孔紧缩,盯着金发青年。

  青年面露欣喜,半天只@说出了一句话:“今晚月色真美。”

  晴明愣了一下,随即绽开一抹笑:“风儿也很温柔。”

  天地猛的一旋转,回过神来就已经被青年扑倒在床上。

  ……

  咳……

  好啦,不说了,再说下去就于礼不合啦。

                                         —— END

 

 

 

[狗晴/花吐]短篇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这里

小学生文笔 真的

可能会分成几段

                        一

  晴明一袭靛蓝流羽狩衣,看着击败了某氏家主后就变得热闹了的庭院。

  眸光洒过八重樱,树下有些黑色羽毛。

  那是大天狗的。

  自从和黑晴明融为一体后,大天狗并没有返回爱宕山,而是跟着来到了庭院。不过似乎是因为担心黑晴明,毕竟他能感受到黑翼大妖的不在状态。

  晴明皱眉,心中莫名涌起阵阵不舒服。

“怎么?喜欢上那只满口大义的天狗了?”漫不经心的语调,那是玉藻前特有的。

  喜欢……吗?

  晴明转身,直视长辈的眼睛,狭长的狐狸眼中少有的认真:“我不知道。”

  哦呀,看来有戏!

  玉藻前眨眨眼。

  “咳咳。”不能长辈回答,晴明一阵心悸,不受控制的弯下腰咳了几声,口中是有什么东西飘下。

  伸手去接的阴阳师,在看到手中淡蓝色的花时,着实吓了一跳:“……”

  “晴明!”玉藻前闪身扶住摇摇欲坠的晴明,看着自对方手中飘出快要消散的花,淡金色的眸中闪过一丝讶然。

  “这是…怎么了?”

  眨眼,借着长辈的力道稳住身子,身为大阴阳师的晴明自然没有错过长辈眸中的闪过的情绪。

  “花吐症。”大妖长辈吐几个字:“我还是先扶你回卧房吧,关于这件事,我等会给你细说。”

  “也好。”晴明点头,在大妖的搀扶下走向卧房。

  两人(妖?)身后,黑色的羽毛洋洒飘落,金发黑衣青年落在树梢,目送两道离去的背影。

  眸中溢满化不开的担忧。

  “花吐症……吗?”

                        二

  晴明伏在石案上,一手执笔画着什么,另一手捂住唇角,不住咳嗽。蓝色的花自指缝中飘出,在空中与风相遇,化为了星星点点。

  玉藻前来就看到了这幅光景。

  “我说晴明啊,不是让你在卧房好好休息吗?怎么又来到院子里了?”

  “啊,”晴明抬头,“我知道的,坐吧。”说着指着指对面。

  大妖点头,坐到了对面。

  晴明放下手中的笔,看向大妖:“花吐症……是什么?”

  大妖勾唇,似乎料到他会这么问。

  “就是喜欢上对方后爱而不得而吐花。”

  听完这句,晴明就在大妖眼中看到了促狭:“……有得治吗?”

  “没有。”大妖顿了顿,“除非得到喜欢的那个人的吻,否则,甚至身体可是会一天天消亡下去,直至死亡。”

  “吻?”晴明皱眉,“可我并不知道我所喜欢的人是谁。”

  “嘛,小晴明不如看看身边,或者是想想看有没有个人让你牵挂。”说完这句,大妖站起身,迤逦的衣角,拂过石案;“我这边还有些事就先离开了。”

  晴明没有答话。

  牵挂?

  脑中浮现金发黑翼青年的身影。

  是……大天狗?

  再次抬眼,想找长辈解惑,可入目的只有长辈离去的背影,脑中一片乱糟糟,晴明干脆丢下笔。

  “咳咳咳”不受控制的咳出几朵花。淡蓝色的花飘至胸前,欲垂在那里的银白发丝交缠在一起。伸出指尖去抚摸,花却在纸巾触碰的那一刻消散。

  脑中浮现多多少少黑翼青年的背影,还有那举手投足间的风华,晴明发现,青年总是牵动自己的心绪。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喜欢吧。

  可貌似青年只在意自己的那一半。

  这可就难办了。

  晴明叹气,却又弓下腰,咳了几声,目光顺着花飘去,一抹白色映入眼帘。

  “大天狗?”

  愣神间身子忽然一轻,吓得他急忙抓住身边人的衣襟,仰头正要问青年做什么,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对方怀里?

  “大人,请先休息。”

  可惜青年没理会自己,轻松的抱着他,向屋内走去。

  “咳咳”弓起身子,再次咳出几朵花,晴明阖上眸子。

  大天狗这孩子只怕是关心他体内的另一面吧,果然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呢,如果他要索吻的话,怕是会被认为是变态吧?

  这般想着,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苦笑。

  “大人,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清冷的声音传来,在头顶上洒出一片属于青年的气息。

  “……”晴明抿唇,不知如何回答。

  空气陷入沉默,晴明感到抱着自己的手紧了紧,接着一声叹息传来:“大人不要乱想。”

  这是……

  刚要开口的晴明,突然睁大双眼,心口处传来的悸痛,导致视线越来越模糊。

  耳边似乎有谁在焦急的呼唤。

  抱歉啊,可他实在听不清在说什么。

周遭世界越来越嘈杂,下一刻,便是无尽黑暗。

                                          未完待续